Herusa

SK.Pinto 不逆不拆

圈地自萌雑魚寫手文翻流。
【AO3:Herusa】

努力に憾み勿かりしか

—存在論?例えば世界が皆 五分前の世界すら 否定している、としたら?

垃圾提督.La Almirante de mierda

放個大綱刷存在感ズイ₍₍(ง˘ω˘)ว⁾⁾ズイ

【詭探】
難得好看的港劇😭😭
關於香港的都市傳說,已經很久沒看過類似題材的劇了
Joe小宅宅超可愛我喜翻你啊!!!!!

【Pinto】WWAU:Born to Love V.

大概也是跟正片的劇情走,保證甜,超甜。

CP:Zach/Chris
分級:M
聲明:不擁有他們
警告:ABO設定



V.


在倫敦一隅不起眼的角落裡有一家小小的酒吧,Chris將頭上的帽子拿下放到手中推門而入。


「那些奇珍異寶都在我們手上,這時代要賺錢多簡單...」


「Sameer,你又在忽悠誰了?」Chris倚在牆邊看著口甜舌滑的法國人,臉上掛著笑容。


「我們有空再聊。」Sameer將其他人打發走,站起身好奇地打量佇在Chris身邊卻從未見過的男人。


「你男朋友...」


Chris立刻打斷Sameer的話:「不是男朋友。Zach,這位是Sameer,說外語的間諜。」


旁邊那個人的眼神都快把你燒穿了還說不是男朋友。


「噢,可惜。」Sameer將手伸到Zach面前,用俄文對他說:「Chris到底是不是你男朋友,快點拿下他呀一堆人虎視眈眈呢。」Zach聳聳肩,與Sameer禮貌性的握手,以同樣流利的俄文回答:「我在努力。」


「說完了?先坐下。」


Zach坐到Chris身邊,好奇地四處張望,這就是傳說中人類的酒吧嗎?只有在書裡讀過「酒吧」這個詞的Zach此刻身處其中被裡面的喧嘩吵得有點坐立不安。


「Charlie在哪裡?」


Sameer轉身用大姆指比了個方向,一個個子比較小的男人被壓在地上打,只因為喝錯了隔壁彪形大漢的酒。


「至少那個Charlie懂得用拳頭。」Zach往扭打在一起的兩人看去,Chris搖頭:「不,Charlie是被按在地上打那個。」


Zach立刻閉嘴,靜靜看著被打得滿口血的人朝他們走來。


「Mother fucker。兩杯酒長得一模一樣我怎麼知道誰的酒是誰的。」


Chris跟Sameer對視一眼,壓低聲線:「聽著,我有點東西想找你們幫忙,老實說並沒有很多錢,但是可以換來和平...還有榮譽。」


「拜託,榮譽又不能換飯吃。」Charlie隨手拿起一杯酒一飲而盡,這時又有人推門而入,不過不是陌生人而是Chris的助手Jake。「先生們...那個...將軍要我帶他來找你們。」Jake拉著門,隨後一位在外也不忘挺直腰桿的人負著雙手站到他們面前。


「不用行禮了,時間無多那我就長話短說,我猜你們正在密謀一件有可能會把自己弄死或弄得被處軍法的事?聽好了,我也曾經年輕過,我絕對懂你們的想法,假如我還是你們這個年紀...我一定會像你們一樣衝到前線。」將軍從外套的內袋裡拿出一個鼓鼓的信封,放到Chris面前:「這是我私人贊助你們的,應該夠用了吧。別搞砸了。」


說畢將軍轉身就離開酒館在外面等著,Jake在Chris耳邊低語幾句,然後也走了。Chris打開將軍留下的信封,裡面的錢絕對足夠有餘。


「兩天後在多佛集合,Sameer幫我聯絡酋長,告訴他我們需要的東西。」


Charlie將剩下的酒全部喝光,將幾隻空酒杯倒放在桌上,離開酒館。


兩天後,滑鐵盧車站。


月台上塞滿準備動身前去戰場的士兵,Zach跟在Chris身後,看著從火車車窗伸出身子與愛人作臨別的親吻的士兵一言不發。


他們經鐵路來到多佛港口,跟其餘兩人匯合,眾人靜默無語,走過連接碼頭的浮橋,迎面而來的是受各種傷害的傷兵,Zach緊緊抿著唇,打從心底決定一定要將阿雷斯斬殺。


順利渡過英倫海峽來到法國的他們,所經之處都已經變成一片又一片的頹垣敗瓦,了無人跡,只有遠處燃起的硝煙與雷鳴般的炮響,不時會有戰機群飛過的引擎聲。與酋長見面後,他們徒步穿越廢地走到最近的一道戰壕,戰場就在眼前,炮雷如雨,落到地上炸起被燒得焦黑的土。有抱著小孩的女人拉住Zach的手,懇求他們一定要把他們從苦海中解救。


「這裡是無人之地,這個軍團駐紮在這超過一年了,戰線都不能被推前一公分......」Chris一邊前行一邊轉身向Zach解說,Zach聞言點頭,解開長袍的鈕扣,背著圓盾,手握短劍走向相反方向踏上梯子,鞋跟與木頭相互敲出聲音。


「Zachary!!你幹嘛!我們的目的不在這!」


「昨天晚上你跟我說,有能力的時候不要袖手旁觀。」


——Zach的父親曾經告訴過他一個故事,裡面有一段情節是預言英雄踏上真正的戰場之時會烏雲蔽天,因為他的母親是主司戰爭、智慧與公正同時是主宰烏雲與雷電的雅典娜。


敵方的所有士兵都把Zach當成靶心朝他開槍,對準彈道手一揮子彈就被打到地上。


Chris探頭,看著Zach從容自若地向前走的背影倏地出神,連天空不知不覺地暗下來都不知道,隨後他發現一件很重要的事。


「對面所有炮火都集中在他身上,我們上!」


戰壕裡的所有士兵幾乎同時衝出,將對面的敵軍逐個擊斃,推前戰線。僵持不下的僵局終於被同盟軍打破,Zach跑在最前方,領著其他人,就像一個在戰場上馳騁的戰神般。

【Pinto】這是一個奇葩而且隨時會被屏的腦洞

在網上抽獎抽到一個有雞雞的女朋友

CP:畫師!Zach/人妻學霸!Chris
分級:R
聲明:不擁有他們
警告:謎一般的劇情



Zach上網時無意中看到某專頁上的一則貼文:【即日起只要投稿就能參加抽獎,最大獎為女朋友,有雞雞那種】,於是抱著抽抽看也沒壞的心態投了稿:「有雞雞的女朋友我可以,快拿女朋友來砸我!」


過幾天專頁就私信Zach要他給地址電話,女朋友在兩天內會送到府上。結果兩天後的早上真的收到女朋友。


Zach一打開門就看到一個穿裙子、黑絲襪與高跟鞋的男孩子低著頭含情脈脈的說:「主人你好我是你的禮物。要對我做什麼都可以喔只是不可以拋棄我。」


這邊設定派派一直暗戀Zach,只是太慫完全不敢跟人家說話,剛好知道Zach有看朋友經營的專頁就在喝醉酒時拜託朋友弄一個那樣的貼文,說是抽獎其實是黑箱作業,將自己送上門。以為Zach不會參加最後還是參加了的派派發現水履難收只好硬著頭皮上。


Zach挑了挑眉覺得這個男孩子長得挺可愛的可以當成新連載的男主角的素材就讓他進屋子,關上門後立刻就掀派派裙子,看到胯下那一包滿意地點頭。小處男臉紅成桃子,站在原地不知所措,雙手拉住裙子把裙子弄皺了。哭笑不得的Zach只好把派派趕進房間,派派僵硬地躺在床上以為Zach要上他。


派:「((´;ω;`) 輕點好嗎這是我第一次。」

Z:「你躺在床上幹嘛,換衣服啊。不是打算穿著那個跑來跑去吧?」(翻衣櫃)

派:「哎,還以為你要跟我做那個。」


Zach不說話,將買了沒穿的衣服扔到派派身上,關門走出去。


於是就展開了又離奇又謎的同居生活,四個月後才正式交往,Zach還把他們的生活畫成漫畫。


設定:

Zach:是個腹黑,誰敢碰Chris誰就GG,自己送上門的男孩子當然還是留來自己吃:D 有時候要派派穿各種奇怪衣服給自己當模特兒畫圖。


派派:蠢萌系男子,因為很喜歡很喜歡Zach所以人家說什麼就是什麼,穿了很多Zach從網上買的奇怪衣服。有點軟的人妻屬性(?),喜歡煮飯給Zach吃,雖然自己也是個吃貨可是老公的胃要優先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