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usa

|Pinto/Spirk不逆不拆|
|戀與底特律:漢康|
|與神同行與神同萌|
外國船提督
Plurk:Herusa

【Spirk】星聯軍官艦上集體吸花粉

上集Tsundere病毒:http://tuna-heiasetto.lofter.com/post/1dd439b9_1002ddfb

CP:Spock/Jim
分級:M
聲明:不擁有他們
警告:Spock跟Jim都100% OOC
又名:Jim的新世界大門被Spock炸開的方式/人工智障綜合症候群



「各位親愛的船員們我們在10秒後即將進入Airexa的軌道,一直以來辛苦了,請大家好好享受這三天的泊岸假期。Kirk out。」解除全艦廣播後,Jim轉頭與Spock對視,充滿暗示地舔了舔下唇。


Airexa是一個在第四象限裡有名的星球,嗯,該怎麼說呢,在大部分星球上被列為非法的東西在Airexa都是合法的,毒品、上癮物質什麼的,所以它的娛樂事業就做得越來越好,星球也越來越富裕。可是,要不是逼不得已Jim一定不會讓自己的船在聲色犬馬又污煙瘴氣的星球上停泊,他知道總會有幾個不聽話的船員管不住自己吸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最後不但麻煩到醫療灣的同事,自己還要寫報告交到上頭手上。


目送大部分排假的船員離艦後,Jim牽起Spock的手與他十指緊扣,打算走去那條馳名的商店街隨便逛逛。


使人眼花繚亂的燈閃爍著,整條商店街的店面無一不透露著紙醉金迷的氣息。長著尾巴的女孩子倚靠在燈箱看板,口裡叼著飄出淡淡花香的煙管眼色迷離,而且想要對大名鼎鼎的艦長調情,Spock見狀只好將伴侶擋在身後,引得少女們的低笑。


直到他們路過一家小店。


小店有點狹窄,兩個人站在裡面已經很擠,店主坐在櫃檯後方注視著他們,看到他們身上的制服後欲言又止。


各種顏色的粉狀物被裝在玻璃管裡,整齊有序的依色序排列,玻璃管上有標示物質的名字。心中早有打算的Spock拿起店主放置的PADD,依字母找到一直心心念念的Tsundere花粉。


「請給我五管Tsundere花粉。」


聽到對方突然轉身向店主說話,Jim覺得非常意外,Spock居然有打算在Airexa上買東西,而且還是之前自己中過的病毒。店主聞言點頭,站起身在周圍的百子櫃抓藥似的迅速就把Spock的所需整理好放進一個黑色不透光的袋子裡。


「現在買五管再送一管三點信用點以下的商品,您們可以在PADD上最下面的清單上選。」


「要不要選一管春藥玩玩?反正我們時間多的是。」Jim稍稍踮起腳尖,在Spock耳邊輕語。


「不行,未知的物質有機會傷害你的身體,我決不允許。」被斬釘截鐵地拒絕,Jim咬了咬下唇,隨便選了一管Otokonoko花粉,聽說與Tsundere花粉同宗,都是來自地球的日本。


「謝謝惠顧,總共是20點信用點。提醒您們這樣的濃度全部吸完大概會維持半個月,可以依需求自行調整,希望您們玩得愉快。」店主深深鞠躬。


在店門外的兩人相視一笑,立刻回到艦上自己的房間,急不及待想要吸一下新買的花粉。


Jim在床上盤腿坐下,從袋子裡拿出玻璃管放在手心仔細觀察。


「等等,先告訴我你為什麼會買這個?」


「我想收集瓦肯人吸入Tsundere花粉後的數據,我翻查了一些日本的百科全書,發現他們口中的傲嬌有很多種,我推測瓦肯人吸入後會變成Kudere,可是缺少實質數據支持我的觀點。」


「Kudere?那是什麼?」Jim歪頭,不解地問。


Spock輕咳一聲,站起身將雙手負到身後:「我來示範。」然後,Spock用居高臨下看垃圾的眼神,口裡說了一句「我也愛你」。但是在Jim眼裡看來那種眼神跟剛剛認識Spock時所見的眼神並沒有什麼差別,都是那麼傷人。


「不管了,我先吸一下,我知道你喜歡傲嬌的我。」說罷Jim掰斷玻璃管吸了一小口,剩下的花粉都遞到Spock面前。


「......」Spock將管裡的花粉都吸到鼻腔裡。


本來預想中的Kudere沒有出現,Spock倒是感覺到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感覺突然大起大落,至少想要跟Jim進行床上運動的意願被放大了數倍。


「Jim,我想上你!」不可能從Spock口中出現的語調與句子此刻迴盪在房間裡。


「哈?!你有病吧?」(操見鬼了為什麼Spock變了一個人?)


Spock處置好玻璃管後立刻跳到床上用力抱住Jim,力度之大讓Jim覺得自己的脊骨幾乎要被瓦肯人扭斷,他在對方懷中掙扎Spock才捨得放手。「你幹嘛!!想謀殺親夫是不是?」Jim活動活動筋骨,再將Spock踢下床,然而Spock避開了Jim的一踢,順勢抓住他的腳踝,將雙腿分開。


「你想做就給我正正經經的做!垃圾瓦肯人...搞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


另一邊廂,醫療灣裡。


「Leonard我跟你說,我看到艦長跟大副在商店街裡買了東西。」從另一艘星艦調職新來但瞬間跟醫療灣所有人打成一片的Kira舉起酒杯時說,McCoy翻了個白眼,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


「他們兩夫夫我管不了,愛玩就玩,上面一定是瘋了才叫我們在這裡停泊......」McCoy又開始碎念機關槍。


回到艦長房間。


運動過後出了些汗,基本上體內的Tsundere病毒已經消失殆盡,Jim冷靜下來後才發現事情走向開始失控。店主說將一管花粉吸完後會維持半個月,大家要對著會笑的Spock半個月?太可怕了,畫面太美不敢想像。


該怎麼辦,該怎麼做......出事了出事了,FUCK!


理智弦線開始崩潰的Jim跑到醫療灣,再把McCoy拉到自己房間。此時Spock整理好皺成一團的床鋪,朝一臉茫然的醫生揮手問好。


「你男人病得不輕。」McCoy在Jim身邊說,當了醫官那麼多年什麼都見過了就是沒看過會笑會揮手的瓦肯人。


「醫生,我很正常,不用做檢查。」


「瞎子都知道你不正常!Bones我架著他,你來做檢查!」Jim爬上床,在Spock身後用雙腿圈住他的腰,雙手從對方腋下穿過再用力扣住Spock的肩頭。在McCoy眼中看來這只是一種情侶們的另類放閃方式,瓦肯人明明最討厭這類的身體接觸,就算是Jim Spock也會叫他在有其他人的場合下注意點。


「真他媽見鬼......」McCoy拿起三錄儀在Spock身上掃描,「血液裡的Tsundere花粉濃度比你之前中毒時要高出很多,而且這種花粉對他有催情的效果,情緒起伏也會特別大。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鬼?」


「呃......」Jim心虛得別過頭,拒絕直視McCoy可以直透心靈的注視,「我們以為吸這個可以增加情趣...所以...」


「......」


「Jim,其實這是科學研究實驗。」


「真棒,我不理你們了。」McCoy打了個呵欠,離開Jim的房間找Kira繼續喝酒聊天。


「糟糕。」Jim苦笑,放開纏在Spock身上的四肢。Spock帶點歉意的摸摸Jim的頭髮,吻上伴侶的臉頰,有點突兀的舉止卻充滿暖意,Jim閉上雙眼回應那技術還是有點生澀的吻。


休假完畢後的第一個工作天。


艦長甫踏入艦橋就獲得所有人的注目禮,不過不是看艦長而是看艦長身後的大副,那個齊瀏海尖耳朵的瓦肯人掛件,雙臂緊緊環抱艦長的腰身,下巴擱在Jim的肩上但臉上面無表情,是標準的瓦肯撲克臉。


聽說有人把這個畫面拍下放到網上,引起轟動,顛覆了全宇宙對瓦肯人的既定印象。


過了半年後,照片所引起的熱潮已經減退,上頭批准了企業號的另一次泊岸假期。


「Spock!!!我架不住他了!!!!」
Uhura奮力抵抗,用身體阻止Jim穿著女僕裝在艦上到處跑。


時鐘停止,倒退到兩小時前。


「Spock,我來試試這個Otokonoko花粉。」語畢,Jim掰斷裝了一點紫色花粉的玻璃管,深呼吸。


過了十分鐘後。


「不行我不穿女裝就會覺得渾身不對勁,像在被蟲子咬一樣......」Jim在房間翻箱倒櫃找出很久很久之前買下的女僕裝,在Spock面前換上。Spock挑眉,在PADD上查了Otokonoko的資料。


很不妙。


這種花粉吸入後會使雄性產生潮湧般的易服渴望,就像現在的Jim吵著要穿裙子一樣。


「Spock!絲襪拉不上,幫我穿!」Jim拉拉對方的衣角,伸出又長又直的兩腿,Spock拿他的狗狗眼沒辦法只好蹲下幫忙。


這齣鬧劇又不知道要上映多久了。


McCoy在事後狠狠訓了兩位長官一頓,身為一艦之長怎麼可以在房間與大副一起吸花粉呢?!然後就把剩下的Tsundere花粉沒收報銷。

End

评论(1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