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usa

|Pinto/Spirk不逆不拆|
|戀與底特律:主漢康|
|與神同行與神同萌|
Plurk:Herusa

【Pinto】這位小姐...咦?

本來是昨天發的七夕小甜餅,可是小弟不才,寫到一半睡著了。
派派的髮型請參考P2:http://tuna-heiasetto.lofter.com/post/1dd439b9_1105ddee

CP:切開黑黑手黨未來繼承人!Zach/附近的小混混!Chris
分級:M
聲明:不擁有他們
警告:OOC、雙箭頭



剛剛在火車站忘記拿地圖實在是太失策了,Zach背著背包站在看起來往哪個方向走都一樣的十字路口,嘆了一口氣。剛好轉過頭一瞬間就看到有個女生從邊上的房子走出,朝相反方向走。於是他立刻跑過去拍了拍那個女孩子的肩,開口問:「小姐請問一下....咦?」


被誤認為是一個女生Chris猛地回頭,惡狠狠地瞪著Zach,湛藍的雙眼燃起怒火,Chris將對方推到牆邊,右腳卡在Zach的腿間,壓下聲音說:「我、不、是、女、孩、子......」


「對不起。」可是你的小馬尾跟瀏海還有那些垂下的髮絲不管怎麼看都很像女生的髮型,Zach拼命忍住不要讓後半句衝口而出。


Chris看著那使自己不爽的表情拽住Zach的衣領:「小心點說話,想被揍嗎?」


「不。」


「滾!」


「我想問...」Zach從背包翻出一張相片,「這座別墅在哪裡?真不好意思電話剛好沒電查不到地圖。」


Chris從Zach手裡奪過相片看了眼,大驚失色,重新審視眼前那個眉毛很粗,長得有點蠢的人。


「這...這不是那個黑手黨的地盤嗎?你問這個幹什麼?」


「那是我家,你到底知不知道?」Zach帶點不耐煩的問,被推到牆上時撞到突出的門牌而使肩胛骨隱隱作痛,要不是眼前這個人看起來很美味的樣子早就把他揍到跪下來求饒。Chris心虛的看向別處,點頭,自己剛剛好像得罪了不得了的人呢。



「我帶你去,你別殺了我......」


「我不會殺你,現在都什麼年代了?」Zach跟在Chris後方,注視那個被牛仔褲緊緊包裹的翹臀,吹了聲口哨,「屁股不錯。」


Chris露出了惶恐的神情。


「這裡就是了,可以放我走嗎?」Chris確確實實地把Zach帶到相片裡的地方,他已經害怕到不敢正眼看Zach了,一直低著頭讓瀏海遮掩雙眼的視線。


Zach滿意地點頭,把Chris趕走,在對方轉身的那一剎那拽了拽他的馬尾:「嗯,謝謝你了。」


回到家半個月後,Zach在深夜時份被一陣門鈴聲吵醒,將刀子藏在身後,走到樓下開門。


滿身都是血的Chris倒在地上呻吟,散落的金髮染上鮮血,黯淡的雙眸失去了那日初見的光茫。Zach立刻扔下刀子,也不顧身上是否會沾到Chris的血,將他抱到沙發上,再用熱毛巾把身上的血跡都擦乾,赫然發現腰上那道觸目驚心的傷口。


「Christopher,你到底搞什麼?」Zach看著連鐵盤裡的水都被染紅了,Chris勉強睜開眼,似乎因對方知道自己的名字而驚訝不已。「我要知道你的名字不是什麼難事。」Zach捧起鐵盤走進浴室換水,順便打了個電話給Joe,他的兄長。


Chris用紗布捂住傷口,大口大口的喘氣,不敢回家的他不知道為何爬著爬著就爬到Zach的家門前。


「你就先住在這裡,等你的傷口好了再回家。」Zach讓Chris躺在大腿上,方便他可以細心擦拭Chris的頭髮,發現那些髮絲的觸感很柔軟。Joe拿著藥箱趕到弟弟那裡,看見Chris腰身的傷口急忙拿出消毒藥水,棉球沾上藥水,幸好傷口不太深只是皮肉傷,不過仍然令Chris痛得猛流眼淚。


「痛的話就咬我的手。」Zach伸出手掌,Chris只是緊緊咬著乾涸的下唇,眼淚順著臉的輪廓流到Zach腿上。傷口被Joe處理過後已經止血了,Chris在沙發上睡著,嘴唇因失血而有點蒼白,Zach聽兄長重複了幾次處理傷口須知的事後就目送對方上車回家。



早上,被傷口傳來的灼熱感痛醒,Chris稍稍移動了一下酸痛的腰,從沙發摔到地上。


剛好Zach下樓時就看到這一幕,他立刻跑過去扶起Chris,攔腰抱起帶到樓上的房間,將他安置在床上。


經過Zach幾乎不眠不休的貼身照顧後,Chris的傷口好得很快,已經可以跑跑跳跳了。


「你明天就回家吧。」在飯桌上一起吃晚飯時Zach說,其實早已經愛上Chris的Zach說這句只是想試探一下對方。Chris愣了一下,綁起頭髮鑽到桌子下,拉開Zach的褲子。「能不能不要趕我走?我可以做你想要我做的事。」當不良少年的頭頭當久了連對一個人心生情愫都羞於開口,Chris討厭這麼慫的自己。


Zach抓住Chris頭上的髮圈一拉,綁好的頭髮又變亂了。Chris默默回到座位坐下,一言不發的狼吞虎嚥,將飯桌上的東西吃清。


「Chris你要愛自己。」Zach摸了摸對方的頭,收走盤子。


自己都不愛怎麼相愛。


Chris在Zach那裡蹭了好多天的飯,小弟們久久不見老大以為老大在那晚被砍死了,然後某個小弟在自己打工的某高級餐廳看見老大跟那個黑手黨的未來繼承人坐在一起吃飯,他發誓自己真的沒看到那個未來大佬在桌子下不斷摸Chris的大腿,而Chris也樂在其中。


小弟決定跟蹤一下老大再告訴其他兄弟,讓他們不要再擔心老大了,看來老大找了個不錯的歸宿。


剪短了頭髮的Chris抱住身邊Zach的手臂從餐廳裡步出,整個人幾乎黏在對方身上,周圍盡是粉紅色的氛圍。


「想不到咱家老大那麼小鳥依人。」小弟拍下兩人的背影傳到小弟們的聊天群組裡,瞬間引起一陣騷動。走到某處時Chris拉了拉Zach的衣袖,轉進一家藥局,彎著腰挑了兩瓶KY。


Zach提著袋子牽著Chris的手回到車上,準備回家,小弟微笑目送他們離開,轉身隱沒於城市的夜色裡。


兩年後的結婚前夜,Zach在自己的告別單身派對裡喝多了順便裝醉,Chris費了很大的勁才把未婚夫拖到家裡的大床上。酒後吐真言好像一直都是必然會出現的戲碼,渾身酒氣的Zach把Chris抱在懷裡,熾熱的吐息有意無意之間搔抓他的耳朵。


「其實是我找人砍你的,我哥Joe.....」


難怪那時候要那麼嘮叨一句話講幾百遍!


「謝謝你的資訊,我不結婚了。」


「你逃不掉的,」Zach在Chris的脖子上留下一個衣服遮不住的吻痕,「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還是有方法找得到你,我會把你抓起來關到地下室直到你願意跟我結婚為止。」


Chris翻了個白眼騎到Zach身上,用以前當不良少年的口吻質問對方:「你想被我揍嗎?」


「我不介意的,就當是還兩年前那一刀。」Zach脫去上衣任由Chris處置,Chris輕輕哼了一聲,往未婚夫的胸膛狠狠咬下去——

End

评论(1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