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usa

|Pinto/Spirk不逆不拆|
|戀與底特律:漢康|
|與神同行與神同萌|
外國船提督
Plurk:Herusa

【Pinto】娛樂圈AU:如過客來來回回

舊文重修

CP:歌手經紀人!Zach/街頭賣藝歌手!Chris
分級:M
聲明:不擁有他們/取材自Kolor的《過客》MV



Chris滿心歡喜又小心翼翼地收好自己剛譜好的曲子,背上結他戴上耳機從海邊離開。


暖黃的夕陽下沈,最後幾縷餘暉灑落在金色頭髮的男孩身上。海風又起,手裡文件夾的紙張悄悄滑落,隨著嬉鬧的風飛起,落到他身後的一個人面前。


辛苦幾小時的心血之作被別人撿走了,他卻懵然未覺。


那個男人撿起那一張寫滿各種和弦和標記的紙看了眼想要叫住那個沈迷在樂章的男孩,無奈對方聽不見,而自己的寵物在不遠處的長灘上亂跑,無謂顧此失彼。


華燈初上,城市的另一個人格緩緩甦醒。


Chris回到家頹然地坐在沙發上,無論怎麼翻都依然翻不到下午時寫的樂曲,難不成它長腳跑走了?本來整理得貼服的頭髮被男孩抓到亂成一團,自己能不能成功得到Quinto先生的青睞就靠那首歌了,在這節骨眼上怎麼就出問題了!


遛過狗,讓牠們釋放過精力後,男人牽著三隻狗慢慢走回家。他拿出那張樂譜在街燈下參詳,發現這首歌假如推出了是屬於一定會爆紅那種,可是他的眼神快把薄薄的紙張燒穿了都找不到任何有關作曲者的一丁點線索,即使是見過本人,也只是個背影而已。閱人無數的他曾經把無數個這樣的賣唱人拒之門外,可是只有這次這一個他想要更加深入地認識對方。


男人拿起結他,按上面的和弦簡約的彈奏了一遍,大概......那個人是因為深愛著這座天使之城才寫得出這樣的旋律吧。


真想趕快認識他呢。


命運的紅線自緣慳一面的那一刻起綁在兩人的尾指上。


Chris一邊用肩膀跟耳朵夾住電話,一邊蹲下用手電筒照著沙發低下的隙縫,尋找那張根本上就不在他那的紙。


「喂,你好?是Quinto先生嗎?」Chris用上帶抱歉的聲線,覺得脖子酸了就用左手拿電話,右手拿手電筒然後吞了口口水繼續說:「那個......我是Chris Pine,本來約了今晚10點來試音那個。我的譜不見了可以跟您改時間嗎?」


「其實不用那麼見外,叫我Zach就可以了。你想改到什麼時候?」Zach把結他放回架上,打開助手替他排好的行程表翻到今天那頁,上面只有晚上10點那一列寫了字。


對面傳來一陣靜默,Zach攥住電話無意一瞥,也許面前這張譜就是Chris弄丟的那張?


「Chris,你今天是不是帶著樂器去了海邊?」


Chris倒抽一口氣,朝空氣點頭,想了一下才發現對方看不到。


「你弄丟的譜,第一個和弦是不是D?最後一個是E7?」


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他感激地向Zach道謝,不改時間了,收拾好後立刻前去他給的地址。然而中途卻下起雨來,Chris光給自己的樂器撐傘,自己濕透了都毫無怨言。Zach打開門見狀只好把他請進去,給他乾淨的毛巾擦身體。


「辛苦你了。」Zach端上一杯熱氣升騰的紅茶,Chris輕輕呷了一口熱茶,放下碟子和茶杯的剎那卻換來更加尷尬的場面,幾聲巨響從他的肚子裡發出。Chris捂住肚子,臉蛋紅得像外面的桃花一樣,他只好以笑遮醜。


得知他由中午就沒吃過東西的Zach走到廚房裡為他做了幾塊三明治,Chris餓得用兩三下就吃完了,Zach在一旁靜靜看著Chris如狼似虎的吞食著三明治同時又搔抓著Noah的頭。


這種墜入愛河的錯覺是否幻覺?


弄丟了重要的樂譜,蠢。
有帶傘都把自己弄成落湯雞,蠢。
十個小時不吃任何東西,你是修仙還是蠢?蠢。
跟家裡的狗狗混在一起玩,可愛。


Zach發現眼前這個男孩蠻符合自己的審美觀,這個人他簽定了,誰都不能跟他搶人。所以久而久之,Chris成了Zach旗下最紅的歌手,Zach同時間也成了神級經紀人,因為簽下的人沒一個不是從街上挖來的巨星。


說到底大家平均年齡也是偏小,Gary看得出來Zach特別特別的寵Chris,妒忌感油然而生。於是有天在錄音室錄完合作的新歌後,Gary堵住Chris不讓他出來。Zach在樓下看著手錶怎麼看怎麼不對勁,Chris什麼時候出來?於是他只好上去找人,卻發現Gary從外反鎖了Chris在裡面,Zach生氣起來就推開Gary把Chris救出來。


「憑什麼你要對他千依百順?」


「就憑我是Chris的男朋友啊。」


頃刻,在場的三人都變得鴉雀無聲。由於Zach一早已經出了櫃,Gary也拿他沒轍,自己倒是變了理虧那方,只好聳聳肩快點離開現場。


「Zach。」Chris抬頭睜著湛藍的雙眼無辜地眨了眨,自己......剛剛好像被眼前這個人單方面據為己有了?也好,省時間不用另找一天告白。


Zach坐在Chris面前,與他對視,而Chris總是看不穿對方眼底裡的所想所說。


「Gary只是個沒長大的孩子,你就多多包涵。」


Chris也理解的,雖然Gary比他早進這行,但是他其實只有18歲。


「沒別的想說了?」Chris抿著雙唇,紅暈漸漸爬上他的臉頰。


「我有。」


「恰好我也有。」


「Chris我喜歡你。」「我...我覺得我愛上你了。」


他們兩人同時衝口而出,一分不多一秒不少。


Zach執起Chris溫暖如日光的手,在手背上輕吻,Chris甩開自己的手直接抱著Zach的頭和他來了個結結實實的濕吻。監製買完午飯回來看見這個場面只好貼心地為他們關上門,自己走到另外一間房間吃飯。


「你好白痴啊,挑什麼情人節告白?」Chris心滿意足的躺在Zach懷裡,瞇眼笑說,像一隻黏人的貓。Zach抗議般的挑眉,明明是兩個人一起說的怎麼就只有自己變白痴?


紅線相連,打了幾個死結。


三個月後Chris搬進了Zach的家,狗仔隊們這下更歡快了,兩個目標住在一起不用東奔西走。Chris倒是不滿意落地窗的窗簾要長期關起來,他們家裡的風景多好看,要不是有那些煩人又揮之不去的攝影師,Zach一早就把Chris摁在窗上操了。


可又不行,Zach不想讓別人看到臉色潮紅,爽到淚流滿臉的Chris,哎呀,做人好難。


Chris躺在沙發上拿著手機看社交帳號底下的留言,從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出現了一些叫Zach和Chris同台的呼聲,畢竟Zach還是樂團主唱出身的,解散後才當經紀人。


「喂。」Chris用腳踢了Zach一下,再把手機遞到他面前。Zach接過看了眼,其實也不是沒有想過要跟戀人同台的事情,只是自己真的太忙了,別說練結他,連練肺活量都沒時間。


然而跟Chris做某種床上活動就有很多時間。


「你的tour最後三場我上台。」在那不可視又不可拒絕的狗狗眼下Zach還是妥協了。


「愛你!」Chris熊抱Zach,在對方毛茸茸的胸口上蹭了幾下,好吧還是值得的。

End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