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usa

|Pinto/Spirk不逆不拆|
|戀與底特律:漢康|
|與神同行與神同萌|
外國船提督
Plurk:Herusa

【Pinto】咖啡廳AU:熱氣升騰的愛

舊文重修

CP:咖啡師!Zach /少女心大學生!Chris
分級:G
聲明:不擁有他們
警告:真.甜



他只要沒課,就會坐在學校附近的咖啡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整天,為的是要多看那人幾眼,那個喜歡安靜地調配各種咖啡的他,幾乎每天都穿著襯衣上班,捲起衣袖的雙手熟練地調出一杯咖啡,每一杯在味道上都有微微的分別,小店就是因此而在大學生的圈子裡聞名。


看起來兇悍的外貌加上冷酷的表情讓人覺得那個咖啡師難以接近,因此他也只好坐在一角,裝著不經意的偷看店裡唯一一個咖啡師。


「你的拿鐵。」


碟子與檯面碰撞的聲音引起了正在專心寫作業的男生的注意。他抬眼,與咖啡師對視了一會,意識到這樣盯著別人看很沒禮貌,才把注意力轉移到功課上。


「謝謝。」


咖啡師看著男生似是心裡有鬼的反應,聳了聳肩,又回到岡位上。


「還好他沒發現我的臉紅了......」男生撫著自己雙頰暗暗細想,卻不知道自己已經成功得到咖啡師的注意,並將這全部看在眼內。


將近日落的時候,店裡的客人不多,咖啡師見有空就走到男生身旁坐下,那時Chris的腦袋開始過載短路,到咖啡師開口時,他整個人已經當機了。


「你為什麼經常過來?來寫功課嗎?」咖啡師向男生遞上一杯咖啡,示意這是請他喝的。


「是啊,忙死了…...(其實是來偷看你的)」


男生嘗了一口咖啡,熱氣使他的鏡片起了一層薄霧。


「你叫什麼名字?在UCB唸書嗎?」


「Chris。啊,是的,是英文系的大二學生。」


「噢!離這裡才兩個街口很近啊!你叫我Zach就可以了,坐多久都沒關係。」說罷他指了指自己胸前的名牌。


「Zach...」男生若有所思想了想這個名字。


「這名字是我爺爺替我改的,對了我看你快放暑假了是嗎?想不想來這裡工讀?幫我畫菜單和點餐,我可以順便教你沖咖啡。」


「聽起來不錯!」


這樣當然好,畢竟對方都是Chris暗戀了兩年的對象,從大一到現在。


「來,這是我的電話,能上班時就打給我。」Zach遞上一張名片,男生接過後認真的看了看,這時才知道Zach的全名是Zachary Quinto。


「謝謝!我也差不多要回宿舍了,明天再見吧!」


「好,明天見。」


自那天後,Chris就一直很期待暑假的到來,一想到可以跟Zach相處兩個月,嘴角就會很自然的上揚。室友都覺得奇怪,為什麼書呆子經常會突然傻笑,看來是那個處男有著落了。繳了期末作業又收到成績後,他終於可以開始在咖啡館打工。


咖啡館的營業時間是朝八晚五,所以他們七點就要回到店裡準備。第一天的早上,Chris很準時的站在店外等Zach開門,睡眼惺忪的他一看到自己老闆,就立刻抖擻精神,睜開雙眼裝作很精神的樣子。Zach看見Chris的表情想笑但還是止住了,他用熟練的手法解開鎖住鐵閘的鐵鎖,然後按下按鈕讓鐵閘自動捲起。兩人彎著身進入店裡,Zach隨即進入店裡的雜物房,他拉開抽屜,從裡面拿出一件未拆封的白襯衫給Chris。


「上班時要穿這件,圍裙我等一下再給你,現在你先快點換衣服,我們很趕。」


語畢他背向Chris,把自己的衣服脫下,原來他的背後紋了一個圖案,和紋身的主人一樣,那個複雜線條交錯的圖案是藝術品。聽到自己身後的人沒了動靜,他立即吼了句:「快點換!我們真的沒時間了!!」


然而他知道男生是在看他背後的紋身,而且看得出了神。


Chris聞言拆下包裝袋,放下背包,把身上的T恤脫下摺好放在袋子裡。換好衣服後,Zach給了他一盒全新的粉筆,說:「你去畫門口旁邊那塊黑板,今天有白醬海鮮意麵、煙燻鮭魚沙拉還有黑森林蛋糕,記得在上面寫12:00後供應,還有在下面要寫送咖啡或茶。」


「好的,我現在去畫。」


原來他之前把這份工作想得太過簡單,事實上還未開始營業他們就已經有一大堆的工作要做,開店前的準備工作把第一天新入職的Chris壓得喘不過氣來。


開店後一小時,Zach看了看牆上的鐘,想了一下,叫道:「Chris,過來一下。」


「是的!」他放下手裡清潔桌面的工作,走到Zach面前。


「我現在教你沖咖啡。」


兩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來到Chris回去學校上課的前兩個星期。


他因為要畫牆上的菜單而站著背對Zach,Zach點算好收銀機裡的錢後,就走到門口,把「營業中」的牌子翻成「休息中」。接著,他一如往常關上店裡大部份的燈,回到Chris身旁看了看他的進度,然後,在他臉頰上吻了一下。


「咦?」被吻的那個來不及反應,呆滯的看著始作俑者。


「當我男朋友。」


「咦?」


「當 我 男 朋 友。」


「不要!你不是已經有女朋友了嗎?」


「那個是我的嫂子,我哥的妻子…」Zach敲了Chris的頭一下,帶著親暱的語氣說:「平日不是挺聰明的嗎,幫客人下單時還過目不忘?還聽說你在系裡排第一?」


「嗯…好吧。♡」


「這才像樣一點。」


Zach緊緊抱住Chris,雨點般的吻落在他的額角,他的鼻樑,他的唇。


交往了一段時間後,每次想起Chris的老姊指著自己大吼「你這混蛋拐了我弟吃了我弟!!」時還是會不自覺掛起笑容,不知不覺Chris也快畢業了,在學業上非常拿手的他卻是一個拉花白痴,明明已經每天都跟Zach學沖咖啡,但是怎麼都不能掌握到奶泡恰好的量。曾經在網上看過教學看過影片,也被Zach手把手教過,就是不會拉花。


Chris戴上眼鏡,在流理台旁湊近裝著奶泡的杯子,小心翼翼的倒出杯子裡白色的牛奶,在那杯咖啡上移動杯子試著畫簡單的圖案。他以為自己在造夢,杯子裡的咖啡與奶泡成功完美的融合了!Chris興奮的把咖啡放在碟子上,端到Zach面前。


熱氣有如細絲般升騰並散發著香氣的液體刺激著Zach的鼻腔,長期與咖啡豆為伴又如何,Chris親手泡出來的咖啡就是世界上最特別的,因為他成功拉出了Zach第一次請他喝的那杯咖啡的花,一個在褐色的咖啡上白色的心形。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End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