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usa

|Pinto/Spirk不逆不拆|
|戀與底特律:漢康|
|與神同行與神同萌|
外國船提督
Plurk:Herusa

【與神同行/解江】長相廝守(一)

CP:解怨脈/江林公子[師生年下]
分級:M
聲明:不擁有他們


第一次寫韓國電影的同人,勿鞭勿鞭。靈感來自ToNick的《長相廝守》,放上歌詞,這根本就是兩位的主題曲。


長相廝守

作詞:梁栢堅/薑檸樂    作曲:ToNick

難道我可以扭轉宿命 重遇你一次
難道故事終結早已注定 沒法制止
其實我不理一切 挑戰拼命試
攀險峰千次萬次
沿路滿地佈著刺 也沒有在意
即使傷過無數次 仍會願意

回望最初 漆黑裡緊張的碰撞
雷電重擊 在一刻交錯
不安神情驚慌 還覺驚嘆徬徨

然後某刻 靜默時簡單的對望
然後發展 逐漸的交往
凶險齊來抵擋 還會給我護航

縱路途滿是困阻 問題或變化
不再可怕 去吧

難道我可以扭轉宿命 重遇你一次
難道故事終結早已注定 沒法制止
其實我不理一切 挑戰拼命試
攀險峰千次萬次
沿路滿地佈著刺 也沒有在意
即使傷過無數次 仍會願意

無懼擱淺 在異流與衝擊鍛鍊
無懼壓迫 逆轉中改變
只想停留身邊 和你走每一天繼續上演

角力憑你在並肩 共同地奮戰 不再膽怯

難道我可以扭轉宿命 重遇你一次
難道故事終結早已注定 沒法制止
其實我不理一切 挑戰拼命試
攀險峰千次萬次
沿路滿地佈著刺 也沒有在意
即使傷過無數次 仍會願意

不怕跌入 恐怖漩渦 不懼不累就憑團火
那怕這是禍
滴血都不會痛 未怕跌盪

衝破界限問誰能阻 你是我活著的希望
盼望有日會回到最初

難道我可以擺脫宿命 重遇你多次
還沒跟你相約他世再會 夢已化煙
無論要經過轉世千次百萬次
跟你的虛線 不變
緣盡了又有下次 再下次下次
即使傷過無數次 仍會願意
離散聚天意有含意 情也是真摰



「跨過那道門後就能迎接你們所嚮往的人生,」江林站在李德春與解怨脈之間注視那道如夢似幻的門,一直叫嚷要成為十大企業富二代的解怨脈終於如願以償,用他們神乎其技近似作弊的方法超渡了49個亡魂,「閻王說過到了人間在機緣巧合之下會有可能回想起身為使者時的記憶。」


「我們可以一起跳嗎?」李德春主動握住隊長的手,解怨脈臉上閃過不願意得想哭的表情,然而還是牽起了江林的右手,而且十指緊扣。


江林倒數三下,三人同時朝向門後的白光縱身一躍——


身邊兩人手心的溫度隨使者的記憶一起慢慢褪去,消失。在完全失去記憶前江林看到解怨脈向他說了一句話,伴隨那張瞇起眼的欠揍笑臉。


可惜他聽不見那句話。


江林二十一歲那年。


捧著電腦在學校想要回宿舍的時候,面前突然落下一個黑影,從體育館頂樓一躍而下的男生雙眼緊閉,地上塗滿了鮮血。


衝擊性的畫面映入眼簾,同時扭開那封存已久的記憶,跨越一千年的記憶此刻湧入腦裡,本來因目睹跳樓自殺現場而感到恐慌的江林用指尖托了托臉上的眼鏡,繞過圍觀的人群回到宿舍房間。


想起那因為揭發弊案而被殺的記者、明明已經死了還是一臉想死的消防員、成為第四十九個貴人的冤死鬼、李德春的笑容以及......


解怨脈那句話,那句聽不到的話。


同時,解怨脈十七歲。


拿著一杯熱騰騰的咖啡,他看了看腕上價值不斐的手錶,差不多是時候要登機了。


因為在學校多次打架鬧事而被趕出校後被家人扔去外國升學,解怨脈嘆了口氣將咖啡一飲而盡然後丟掉,從大衣的口袋裡掏出護照與機票讓地勤人員核對資料,踏上前去大洋彼端的飛機上。


「喂江林,這幾天你一直在做惡夢吧。」室友坐在書桌前突然想起最近深夜時一直聽到房間另一邊傳來奇怪的夢囈,「一直在叫同一個名字,解什麼脈的,打遊戲打傻了嗎?」


「才不是,」江林瞪了室友一眼,翻開課本繼續寫習題,「解怨脈是我以前的朋友。」


「真搞不懂為何會有人把自己孩子的名字取得那麼奇葩,就像古代的名字一樣。」


江林聳聳肩不以為意,因為解怨脈真的是古代人,而他們認識了一千年以上。


不知道轉世後的解怨脈有沒有真的投胎投到十大企業的家族裡,啊還有,德春過得還好麼?


江林搖頭,將腦裡妨礙學習的念頭甩開,雖然腦袋裡塞滿了所有成為地獄使者時的記憶,可是他很清楚要在這個國家生存一定要把書唸好,更何況自己這世的目標是當一個教授。


「喂江林,等下吃什麼。」


「你這臭小子能不能安靜一下,嘖,不是要考期末考了麼?」


「對不起嘛,那麼兇。」室友翻了個白眼,只是問了一下解怨脈的事江林居然就發脾氣了,難不成他是江林的前男友?


那天晚上他夢見解怨脈像隻小狗般繞在自己身邊,口中不停喊著「隊長隊長」的畫面,江林露出難得的微笑,在夢裡拍了拍解怨脈的肩。


又過了一陣。


解怨脈順利從高中畢業考上某所不錯的大學,為了慶祝跟好友一起跑到加勒比海的海島潛水,腳踝卻被海草纏住回不去水面。


「喂!!醒醒!」金秀鴻扔下手裡的潛水刀,跑到躺在海灘上失去意識的解怨脈身旁,一邊進行心肺復甦一邊在他耳邊大叫。


朦朧之間他看到一個灰黑色的身影走近,在自己耳邊說了句:「日值使者解怨脈,你的時候未到,回去吧。」


從瀕死邊緣爬回來的解怨脈睜開雙眼,推開金秀鴻坐起身吐出肺裡的海水。


想起來了,在那一剎那全都想起來了。


「日值使者解怨脈,日值使者解怨脈,我是......」話未說完解怨脈就暈了過去。


「說什麼莫名奇妙的話呢真是的......」金秀鴻抓了抓瀏海,跟著急救員上了救護車。

TBC

评论(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