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usa

|Pinto/Spirk不逆不拆|
|戀與底特律:主漢康|
|與神同行與神同萌|
Plurk:Herusa

【與神同行/解江】長相廝守(二)

第一次寫韓國電影的同人,勿鞭勿鞭。靈感來自ToNick的《長相廝守》。


CP:解怨脈/江林公子[師生年下]
分級:M
聲明:不擁有他們



身體似是通電般抖了抖,江林搖頭,試圖忘記在自己腦中盤據而且越來越深刻的畫面,果然一個凡人要背負一千年份的記憶還是太難了,他只好深吸口氣,專注於眼前的考卷上。


「隊長,假如來生有緣我還是會纏住你喔。」


隊長在哪裡呢。


光是一個韓國就已經有幾千萬人,假如江林這世是外國人呢?


解怨脈醒來後嘆了口氣,待醫師做好檢查後就跟金秀鴻一起辦了出院手續。


同年深秋。


江林從大學畢業後立刻跑到美國,在某學校的藝術系當了藝術史的助教。


在那天,跟著教授踏進教室時,在那群學生之中江林立刻就認出了那總是有點不可一世的眼神的主人。


解怨脈看著講台上教授身旁的人出了神,無意間與對方對視了好久,直到雙眼泛紅,這次不再強忍淚水,任由它們從眼角流下。


課上說了什麼解怨脈已經忘了,下課時等同學跟教授都走了之後,江林拽著解怨脈的衣領跑到自己的辦公室門前。


「隊長。」解怨脈倚在門上,等候江林說些什麼。


「都想起來了?」


「嗯。那你記不記得我說過什麼?最後那句。」


「不知道,根本沒聽到。」


解怨脈拍了拍自己的額頭,煩惱地看向別處說:「我準備了好久才敢開口的,居然聽不到,嘖。」


江林靜靜地注視走到窗邊的解怨脈,推開門。


「進來再說。」


解怨脈將江林壓在牆上,脫去對方的毛衣扔向桌上,一邊解開擾人的襯衫鈕扣一邊舔著江林的鎖骨。


「套、套子......解怨脈!」


「我錢包裡有。」解怨脈吻上江林的雙唇,輕易抱起比他年長的男人,跌跌撞撞雙雙倒在狹窄的沙發上。


幸好辦公室的隔音不錯。


大汗淋漓的江林按了按空調的遙控器,悶熱的房間稍稍涼爽了一點,解怨脈坐在江林的辦公桌上抽煙,背向窗口的他在江林眼中只有一個影子,他吐了口煙:「隊長,我那時候是說,假如來生有緣我還是會纏住你。看來我們還是有點緣份的。」


「嘖...我好歹也是你的老師。」江林從散落一地的衣服堆裡撿起襯衫披到身上,一把搶過解怨脈叼著的煙吸了口。解怨脈瞇眼一笑:「隨便,以前你是隊長時我不也是那麼喜歡你?」


「還是每次上床時我都要叫你老師?」隨後又壓低聲線問。江林本來平靜的表情突然起了一絲波瀾,他搖頭,咬著剩下一半的煙把衣服穿好,再將煙蒂摁熄在煙灰缸裡。


「還記得我以前說過什麼嗎?」


「千萬不要有任何想法?」


「沒錯,走了,下次再見,幫我鎖門。」江林彎腰拾起那條不屬於自己的黑色內褲扔到解怨脈身上然後關上門,剛剛的翻雲覆雨彷佛只是幻覺。


「果然是隊長的作風。」解怨脈失笑,穿起褲子,從筆盒裡拿出特大號的黑色馬克筆在白紙寫下自己的電話號碼再貼在玻璃窗上,最後不忘在右下角工整地簽上自己的名字,生怕江林不知道是誰寫的字。


李德春恢復意識後發現自己完整保留以前的記憶並成為了天上其中一個掌管姻緣的神,而她第一對撮合的情侶就是解怨脈跟江林。


原因是看解怨脈偷偷暗戀了隊長那麼久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只好濫用一下職權。


「隊長啊,今天去我家吧。」每次下課時解怨脈都會等所有同學離開了以後再去堵塞門口,江林在這天終於停下腳步,面無表情的看了解怨脈一眼。


得償所願轉生成富二代的解怨脈直接在學校附近的公寓買了一個單位,江林踏入對方的家裡環顧四週,皺著眉頭暗暗埋怨閻王對那臭小子真是太好了。


解怨脈從後伸手緊緊抱住江林的腰,輕聲細語:「搬過來跟我同居好嗎?隊長。」


那些我們以前沒能完成的事都好想在這輩子完成。


「好。」他毫不猶豫地回答。


「呃......咦?隊長?」本來在心裡打好一大篇草稿打算在江林拒絕時盡情發揮的解怨脈聽到對方確實的回答時以為自己聽錯了,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江林。


「怎麼樣?不滿意嗎?」


「不不不不不只是沒想到那麼快就答應了。」解怨脈慌忙解釋,手足無措的樣子江林竟然覺得有點可愛,他沒有回話,只是揉了揉解怨脈的頭。


「隊長啊,我又不是狗。」


口裡說著這話的同時解怨脈一直往江林的手上黏,江林只好開始搔對方的下巴。


「解怨脈好乖好乖。」


「我真的不是狗。」邊說邊抬起頭讓江林可以抓到更多地方。


轉生後的解怨脈也是一樣的口嫌體正直呢。

TBC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