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usa

|Pinto/Spirk不逆不拆|
|戀與底特律:漢康|
|與神同行與神同萌|
外國船提督
Plurk:Herusa

【與神同行/解江】長相廝守(三)

第一次寫韓國電影的同人,勿鞭勿鞭。靈感來自ToNick的《長相廝守》。


CP:解怨脈/江林公子[師生年下]
分級:M
聲明:不擁有他們



確認關係後,解怨脈就像跟屁蟲一樣時時刻刻都跟在江林身後,只是以前的身分是護衛,現在的身分是戀人,黏人的程度甚至連同學都察覺到端倪。


解怨脈一回到家連鞋子都還沒脫就飛奔到正在做飯的江林身後,彎腰聞了聞鍋裡的味道,再吻在對方臉頰上。江林瞪了主動黏上來要幫忙煮湯的解怨脈一眼,知道那臭小子絕對是心裡有鬼,不是說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嗎?


「說吧,你要幹嘛?」


「隊長,那個考試題目......」


「啊?聽不到不知道。你再不脫鞋子我就不幫你打掃了。」


解怨脈嘆了口氣,快速地將鞋子放回鞋櫃上再光著腳回到原來的位置。他用撒嬌的語氣喊著隊長,同時抓住江林的手臂搖了幾下。江林轉身搔搔對方的下巴,然後把解怨脈從廚房趕出去。


「我不是狗!!」


說罷,解怨脈燃點手裡的煙叼在口中,坐到完成了一半的畫作前執起畫筆繼續塗繪。畫裡的人就是作為差使時與江林肩並肩作戰時他所看到的身影,幾乎碰到地的黑大衣下擺會隨風飄揚,那把閃爍著紅光的劍揮動時留下的殘影,可靠的姿態刻在記憶中。


江林一聲令下,解怨脈立刻丟下畫筆坐在飯桌前,靜靜的捧著碗筷吃晚飯。


「我聽你們Soler教授說考試會考人體素描,找一個模特兒讓你們現場畫。」他突然開口,解怨脈一聽到這句雙眼圓睜,這是不是代表可以讓江林當自己的模特兒練習?這時候的解怨脈真的很想在第二天的素描課跪著感謝教授。口裡塞滿飯菜而口齒不清的解怨脈用幾乎算是哀求的語氣說:「隊長啊,求你了,當我的模特兒吧。」然後砍掉後半句「要全裸的。」


「你去洗碗我就考慮一下。」


「我、我包辦一個星期的家務!」解怨脈拍拍胸口,拿起用過的餐具放到廚房的水槽裡二話不說就開始洗起來。


江林轉身,留下一個吻一句話一個微笑:「我去洗個澡。」


解怨脈佇立在原地忍不住握拳傻笑,隊長這樣算是答應自己了對吧,於是他加快速度,趁著江林還在浴室的時候將又多又重的畫具從書房搬到客廳。


江林身上只穿了解怨脈的某件白襯衫從浴室步出,下身一絲不掛,他若無其事的解開襯衫的扣子後再躺到沙發上,擺好姿勢。眼神雖然是一如既往,但解怨脈卻被瞪到覺得有點興奮,濕濕熱熱的液體滴到嘴唇上,目睹江林從浴室出來到躺下整個過程的解怨脈伸出舌頭舔了下,居然流鼻血了,慌忙抽出一張紙巾撕開一半搓成球再塞到鼻孔裡。


「隊長!天氣太乾燥了。」


「解怨脈,你有三個小時,好好畫。」


滿腦子只有奇怪念頭的解怨脈只花了兩個小時就畫好了,簽下名字後把素描筆放在一旁他就撲過去橫抱起江林。


「等等,我要覺得及格才能跟你上床。」江林拍了拍解怨脈的臉,讓他把自己放下,然後走到剛畫好的素描前駐足,想不到臭小子居然連腰身跟脖子上的吻痕都清清楚楚的畫出來,除了吻痕外基本上也是無可挑剔的作品,江林也就撿起筆在紙的左下角打勾。


「我的獎勵是什麼啊?老師。」解怨脈滿意地看著那個小得不起眼的勾,再捏著江林的下巴強逼對方與自己對視,江林用舌尖慢慢由左至右的描繪唇線。


「我。」


簡單的一個字剪斷了解怨脈的理智,下一秒江林就被扔到床上,頸側又多了幾個吻痕。江林主動跨坐在對方身上,雙手拽著解怨脈的衣領,有點性感又有點狂野,引爆那如炸彈般想要侵占江林的念頭。解怨脈的指尖從江林的腰間游移到更加深入的地方,異物的入侵使江林不適地皺了皺眉頭。


「會痛嗎?」


「不會。」江林靠在解怨脈身上擁著他的脖頸,「粗暴一點也可以,我又不是陶瓷娃娃。」


結果解怨脈就把江林折騰得不小心扭傷腰,果然護衛轉生後的那身蠻力是不容小覷的。


「有時候真的很想掐死你讓你回去當使者。」江林看著身旁熟睡的解怨脈低聲說,然後關掉床頭燈。

TBC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