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usa

|Pinto/Spirk不逆不拆|
|戀與底特律:漢康|
|與神同行與神同萌|
外國船提督
Plurk:Herusa

【與神同行/解江】長相廝守(四/完)

第一次寫韓國電影的同人,勿鞭勿鞭。靈感來自ToNick的《長相廝守》。


CP:解怨脈/江林公子[師生年下]
分級:M
聲明:不擁有他們



幾年過去,大家都畢業了,江林放棄繼續唸上去的念頭,帶著解怨脈回到韓國在濟洲開了間臨海的工作室。


江林在房子的周圍養了幾棵橘子樹,聽說在濟洲大家都會種橘子樹,於是就去買了幾棵小小的樹放在後院裡。


接些零零散散的工作,雖然說薪水沒有到很高可是也足夠讓兩個人一起生活,解怨脈早在千年前就已經渴望像那樣的時光。不做日復一日的日值差使的工作,而是與自己所愛的人有自己的生活。


「別發呆,趕死線呢。」江林隨手在桌上抄起一顆無辜的橡皮擦扔到解怨脈臉上。解怨脈回過神來,彎腰撿起橡皮擦:「哎,幹嘛拿東西丟我。」


江林笑笑沒有理他,專注在自己的作品上。解怨脈揉了揉眼睛站起身推開陽台的門,拍浪與海鷗的聲音瞬間灌入耳中。然後從籃子拿了幾顆橘子問:「隊長,要吃橘子麼?」


解怨脈靠近江林,把橘子放到對方嘴邊,江林連解怨脈的指尖一起含在口中。解怨脈想要把手指抽離,沒想到江林居然變本加厲開始舔起來,其實解怨脈很享受每次給隊長餵食時都會被咬手指,彷彿那已是兩人的專屬情趣。最後江林狠狠在指節上咬下去留下牙印才放口。


「話說我從鄰居口中聽到我們上次在陽台上好像被看到了。」江林面無表情的說。


「哎咕,那時候凌晨三點也被看到?」


解怨脈很喜歡,真的很喜歡在陽台上面向大海抱著自家隊長的腰幹些不可告人的事。


「嗯,」江林點頭,「你看著辦。」然後繼續埋首畫圖。


到了盛夏某天,突然刮起了颱風,江林心裡惦記著後院的橘子樹一整夜沒睡,倒是解怨脈把隊長當成抱枕一邊抱一邊聽著風雨交加與江林呼吸的聲音睡了個好覺。第二天下午停雨後,江林走到一片狼藉的後院,在吹斷的樹枝堆裡看到一隻蜷縮成一團,不得了的小不點。


小不點聽見腳步聲,聳立的耳朵抖了抖,站起身謹慎地盯住來者,那是一隻全身黑色的小狗,渾身濕透而發抖。江林抱起小狗回頭朝屋裡大叫:「解怨脈!!」


本來在陽台打掃的解怨脈立刻跑到後院,定睛一看,江林居然抱著一隻狗!


「你看,真像你。」江林輕撫小狗的頭,「這個颱風叫彩雲,就叫彩雲吧。」


「隊長,我不是狗。」


江林繞過解怨脈把彩雲抱進屋內,似是知道兩人會對自己好般彩雲在解怨脈幫忙在暖爐旁舖好的毛巾上乖乖趴下休息。一直想要養狗的解怨脈終於如願以償,不過最不幸的是解怨脈帶江林跟彩雲回家看爸媽時他們第一個反應居然是對彩雲又抱又摸的,好像彩雲才是他們親兒子。


不知道是不是吃好喝好的關係,彩雲居然由以前單手就能抱起的小不點變成要解怨脈才抱得起的大型犬。


江林生日的那天,他們只在陽台吃了個簡單的燭光晚餐,聽著海濤,解怨脈忽然開口:「隊長,彩雲也兩歲了,我們......」


他從身後拿出一個小小的盒子。


「哦?求婚?不跪下來嗎?」江林一如既往的淡定,其實也沒打算真的要讓解怨脈跪,只是逗著他玩而已。


毫無疑問地噗通一聲,解怨脈單膝下跪。


「起來吧,戒指給我。」


「咦不是我幫你戴嗎?」解怨脈愣了一下,有點手忙腳亂的打開盒子,拿出其中一枚戒指放到江林的掌心中。


簡單的銀戒上刻了江林擔任使者時所拿的劍的星圖。


「看了一千年的你,怎麼會忘記。」解怨脈上前抱著江林,「可是也花了一千年才有勇氣說那幾個字。」


「江林使者,日值差使解怨脈,月值差使李德春,你們只要能夠成功讓49個貴人轉世你們就能轉生去過你們想過的生活。」閻王收下他與三人所簽訂的契約,卷軸化成一陣火光在閻王手中消失。


將兩把劍插在地上後,解怨脈看了江林一眼,江林朝他回敬一個眼神,有點不屑。


本來只是單純的上下級關係在不知從哪時開始變質。


很好,就這樣繼續走下去吧。


「解怨脈。」


「隊長?」


「你是不是......硬了?」


「抱歉,只要聞到隊長的味道就忍不住。」


「果然跟彩雲是同一種動物。」

End

评论(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