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usa

|Pinto/Spirk不逆不拆|
|戀與底特律:漢康|
|與神同行與神同萌|
外國船提督
Plurk:Herusa

【與神同行/解江】和樂宮衣的新玩具

CP:解怨脈x江林
分級:M
聲明:不擁有他們



深夜熟睡之時無意中摸到毛茸茸又帶點溫暖的東西,江林自然地就擁著那不知為何物卻又異常柔軟的抱枕一睡到天光。


每次處理完一個亡者閻王都會給使者們兩天的假期,江林一般習慣第一天在家裡睡個夠,第二天再帶李德春跟解怨脈到陽間玩。


睡覺真是個好活動,尤其是跟解怨脈做完一些激烈運動後。


使者們居住的區域一向黑夜紅天,不會有晝夜之分,唯有靠那個放在床頭櫃由閰王統一分發的鐘報時。江林睜眼,看了看鐘,時針指向10字。手向後一摸,長滿毛的條狀物蹭在自己的背上,他心知不妙趕快站起身拉起被子。


解怨脈是被江林的髒話吵醒的,無論在任何地方任何時候都可以保持冷靜的江林這次大概失守了。睡眼惺忪的男孩不明所以的坐起身,摸了摸一夜之間突然在尾椎位置出現的尾巴。


「還有頭上。」江林順手一指。


頭頂的耳朵抖了抖,解怨脈撥開再用髮夾夾住幾乎遮蓋雙眼的瀏海下床走到鏡子前,瞠目結舌。


「解怨脈你變可愛了。」


那根翹起的黑色狼尾居然不由自主地搖晃,只是被江林稍微誇了一下就能高興起來。


「有尾巴就不能穿大衣了...哎,隊長要來摸嗎?軟軟的很舒服。」解怨脈湊到江林面前,江林欲言又止,他才不會說自己抱著那根尾巴睡了一整晚之類的話。


其實那是和樂宮衣無聊時研究的新玩具,可以讓一個人所擁有的性格特質直接反映在身體上,恰好解怨脈幫和樂宮衣在陽世跑了幾次腿,得到那朵藍色的花。


解怨脈躺回去,尾巴垂在床邊無意識地左右擺動,江林見狀也回到床上側躺,邊用單手撐起上半身邊輕撫那對狼耳。


「解怨脈好乖好乖。」


「隊長啊我又不是狗。」口裡這樣說的同時,尾巴搖的幅度變大了,眼睛也瞇起來,看上去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可是下一秒戲劇性似的耳朵跟尾巴化為煙霧消失不見,江林眼裡閃過失望的眼神。「我去找和樂宮衣!」說罷解怨脈穿上灰色長袍馬上就動身。


好不容易在花團錦簇的花圃中找到彎腰種樹的和樂宮衣,解怨脈跟對方說了一下藍色花的用後感。


「哎呀,那個只是試製品當然不穩定。怎麼樣,你跟江林還處得好嗎?」和樂宮衣轉身拿起剪刀修剪枝葉時問。


解怨脈歪著頭沈思了一下,腦海浮現出江林由驚訝到掛著微笑的表情:「隊長好像很喜歡。」


「那就好,來這個給你。」


滿滿的,一整束的藍色小花,一整束試製品。


地獄的使者間最近在流傳那個最強護衛不知道吃了什麼居然長了尾巴,就像一隻圍在主人身邊想要獲得褒賞的小動物。畢竟一個接近一米九的使者扛著一把大刀走路,背後垂下一根狼尾還是很明顯的。


至於當事人,從來都沒有想過第二朵花的效果維持了至少一個月。

End

评论(3)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