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usa

|Pinto/Spirk不逆不拆|
|戀與底特律:漢康|
|與神同行與神同萌|
外國船提督
Plurk:Herusa

【AOS.SK】This world should be colourful. (End)

100粉點梗第一篇喔~梗by 月夜流光


CP:Spock/Jim
分級:G
聲明:不擁有他們
警告:灑糖灑到糖罐都是空的


Summary:Jim一直以為世界的黑白灰是理所當然的,直到他遇見自己命中的靈魂伴侶。


從一出生到進入星聯學院就讀,Jim所看到的世界都是一片黑白,缺乏色彩的。曾經看過無數個醫生,他們都說Jim的眼睛沒有毛病,這是醫學不能解釋的問題。


Jim一直都覺得那個外星生物學的瓦肯教授很火辣很想跟他來一炮,於是千方百計混到隔壁班的學生堆裡,裝作是旁聽生大模大樣坐在教室最前排,順道欣賞欣賞教授的接近完美的身材。


教授比上課鐘聲早了半分鐘走進教室,Jim看著那兩條包裹在黑褲之下的腿,口水都快要流下來了。瓦肯人掃視了教室裡所有學生,當他與Jim對望時,Jim看到那個比教授遲一點進教室的學員身上一點紅色暈開(他那時並不知道他們制服的顏色叫紅色),而且眼裡的色彩越來越多。終於在Jim眼裡充滿了不同顏色後,他受不了這刺激眼前一黑昏過去了。


刺鼻的消毒藥水味不斷侵擾Jim的鼻腔,睜開雙眼發現那個朝思暮想的瓦肯教授端正的坐在自己身邊注視著自己。還在迷迷糊糊狀態的Jim醒過來,不解的看著教授,說起來真羞愧,Jim還不知道教授的名字呢。


「你怎麼…」
「我是外星生物學的兼任教授Spock,學員你在我的課上暈倒,身為教授關心自己的學員是符合邏輯的。但你不在名單之中,請解釋為何你會出現在我的課上。」
「我是旁聽生。」
「根據系統資料你在該時段有另一位教授的歷史選修課。」


被戳穿弱點的Jim語塞,說不出話了,他選擇避開Spock的眼神,看著Spock的鞋子一言不發。畢竟Jim本來的初衷只是想跟教授打一炮,並沒有其他的意思,而且老實說這種來自瓦肯教授的關愛實在是太過詭異了,Jim.全宇宙我最屌.一定會當艦長.Kirk完全不需要。


「那麼,Mr. Kirk請好好休息。」Spock頷首,雙手負在身後離開了校醫院。收到當值的同學的信息,從校舍另一邊匆匆趕過來的McCoy在門口瞪了Spock一眼,然後氣喘吁吁的站在Jim的病床旁邊和Jim大眼瞪小眼。McCoy一如既往的抱著胸質問自己那喜歡找死的好友,Jim由想跟Spock上床到在教室昏迷都一一告訴予McCoy。


「等等等等,我並不想知道你想跟那個綠血地精約炮的事,繼續。」
「說完了!反正我現在能看見顏色了。」


McCoy深深的思考了一下,這種病是從來都沒看過的,為什麼會得病為什麼看見瓦肯就能康復原因是什麼沒有人知道。


另一邊廂,學院的教授宿舍裡。


「父親、母親。我……今天遇見了我的t’hy’la。」說罷,Spock看著自己的父母,默不作聲。剛好Sarek陪伴妻子回到地球探親順便看看他們那個在三藩市的兒子,沒想到會聽到如此爆炸性的消息。覺得拒絕相信自己兒子是不合邏輯的Sarek仍然半信半疑的挑眉問:「確認過了嗎?是什麼人?」


「肯定的,已經建立了初步的鏈接。他是名為James Tiberius Kirk的地球男性,現就讀學院的指揮系。」Amanda驚訝的呼叫,面帶喜悅:「是個男孩!他帥嗎?」


Spock認命點頭,壓下自己的聲線:「我必須承認,James非常賞心悅目,與他對話使我愉悅。」


Jim用力打了個噴嚏,把McCoy嚇壞了,他以為Jim從Spock身上得了些什麼外星怪病,立刻舉起三錄儀掃瞄好友。


「我沒有跟Spock上過床!必須強調!」
「好好好,沒有沒有。」


Jim住院期間Spock每天都有前去探望,有時還會教他認知各種不同的顏色。等他完全康復後的某個星期六,大雪紛飛,Spock邀請Jim一起吃晚餐。Spock主動追自己,這不難理解。可是Jim卻不明白Spock口中那個T什麼la的詞語到底是什麼意思。晚餐後Jim提議在街上走走消化一下,鵝黃色的街燈下兩個被拉長的黑影一前一後的走著,鞋子踏在雪上的聲音在寂靜的夜裡被放大。不是那麼習慣寒冬的Spock慢慢走著,Jim停下來回頭,充滿自信的雙眸閃閃發亮,金黃色的髮上黏滿雪花。Spock伸手為Jim打理頭髮,從未試過與其他人這麼近距離接觸的他耳尖泛綠,兩人的距離近得可以觸摸到彼此的呼吸,Jim淺淺吻住Spock的嘴唇。


深藍心海之上的金色太陽燦爛耀眼,這透心的溫暖呀,會是什麼呢。


「Spock,你之前經常在說的T什麼La,到底是什麼意思?」
「T’hy’la是指兄弟、朋友、愛人。你是我命中的T’hy’la,Jim。」


Jim竟然覺得有點害羞,他捏捏自己凍得通紅的鼻子,露齒而笑:「嗯……你的耳朵,那是什麼顏色?」


「綠色。」
「衣服呢?」
「深藍。」
「牆壁呢?」
「磚紅色。」
「我的眼睛呢?」
「無垠星辰大海。」

End


评论(7)

热度(78)